东坡门下小阿非

少年已成诗与剑,无花无酒锄作田。

这是一次有预谋的照骗!
原来粗眉毛也好可爱的!

评论